第1531章 自作聪明(1 / 2)

曲涧磊翻遍了收藏,找出一块品相较好的胭脂玉。

他将其轻松打造成一个盘子,盘子的直径六寸四分——这是听了易何的建议。

然后他在盘子上刻划了太极八卦图,又在背面雕刻了九宫龟甲图形。

等打磨光滑之后,他小心地问,“这些够了吗?”

“能想到的,咱们都已经想到了,”易何回答道,“占算主要求一个心境,问心无愧就好。”

曲涧磊有点好奇,“怎么感觉前辈有点兴奋?”

“那是自然,”易何回答道,“你我曾经合作成功祈雨阵,我也期待这一次的成功。”

还是不要提早立这种fg吧,曲涧磊摇摇头,“那么,先卜算点小事?”

“可,”易何回答得很干脆,“但是也不能是太小的事,根本看不出是否占算成功。”

曲涧磊点点头,表示自己理解——比如说要占卜圆圆近期有没有外财,那不是闹呢?

圆圆九成九没可能有外财,那到底这占卜成功了没有?

他已经想好了,占算就算克莱尔,不光是她的修为低,关键是沾染的因果也少。

无非是垃圾星里的一条卑微生命,因缘际会走到了眼下这一步。

关键是她最大的贵人算是自己,不像圆圆,还牵扯到了景月馨这天之骄子。

不过占算之前,他还是通知了克莱尔,这种事对方最好知情,省得遭遇无妄之灾。

而且她不排斥被占卜,效果会更好。

克莱尔当然无所谓,她甚至很期待,“老大你算一算,我什么时候能进阶至高?”

这就是问前程了,曲涧磊点点头,觉得这个目标不算大,也不算小。

一切准备好之后,他收拾心情,准备洗手焚香开始占卜。

但是洗手的时候,他忽然觉得有点心神不宁,于是问易何,这是怎么回事。

易何对此并不意外,“天乩占算可能对自身造成损伤,心神不定不过是冥冥中的感应。”

“你平心静气即可,实在没把握,先找人尝试一下。”

对他来说,没把握而且可能有危险的行为,让手下人去试探一下,实属正常。

但是曲涧磊还真不习惯这样,哪怕平常时候,他并不喜欢冒险。

无论如何,他身为老大,面对凶险应该做的是“跟我上”,而不是“给我冲”。

不过他也不想标榜自己,只是表示,“别人都对运字道碑无感,还是我来吧。”

“这个倒也是,”易何同意他的说法,“欺天也会有因果,还可能是无用功。”

曲涧磊想平心静气,但是调整了半天,终究还是有点心神不定。

“对了易何前辈,你手上有清心诀的吧?”

“我的是大路货,九转凝神术,”易何回答道,然后很好奇地发问,“你没有吗?”

曲涧磊笑一笑,“元婴能使用的清心诀,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吧?”

“你想学,那就给你吧,”焦炭晃晃悠悠地飞了出去。

易何也不认为九转凝神术很差,说大路货不过是谦虚罢了。

效果真的不佳的话,在少女星域那种恶劣环境里,他的魂体怎么可能存活得下来?

不过要说有多辛密,那也谈不上,左右不过是一门辅助的术法,传出去无妨。

只是这门术法没有现成的记录,他得现场制作一份。

不多时,他带着一块黑曜石进来了,“你试着练一练。”

曲涧磊并不认为术法有什么后门,对方想要害自己,还真没必要这么做。

但饶是如此,谨慎心还是让他仔细推算了两天,认为确实不存在明显的漏洞。

然后他又用了五天时间,将九转凝神术修炼入门。

这种术法,只需要入门就够了,想要熟练的话,使出水磨工夫慢慢来就是了。

然后他运起凝神术,再次洗手焚香,不过那种心神不定的感觉…再次出现了。

这次有凝神术帮忙压制,感觉没有上次那么差,但是依旧存在不适。

不过,这也许是天乩占算该有的感觉?

他选了三枚贝壳入手,两枚裂纹很大的,一枚裂纹较小的,默默运起灵气。

他的眼皮微垂,等到那种玄奥的感觉出现,抬手将三枚贝壳丢进了胭脂玉盘中。

贝壳出手的一瞬间,猛然间,一股不祥的预感袭来,虽然不算强,但是无法抵挡。

那是一种无处不在的危机,渗透向他的全身,以至于有点毛骨悚然。

如果他早有准备的话,此刻最正常的反应,应该是抬手摄回那三枚贝壳。

但非常遗憾的是,在他的应对预案中,根本就没有这个选项!

开什么玩笑,天乩占算是多么神圣的事情,怎么能有任何不敬的心思?

而且中断占算过程,也不是一般人轻易做得到的,不但因果可能更大,更会面临反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