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八十五章吾师糊涂矣!我要改立门户(1 / 2)

第二百八十五章吾师糊涂矣!我要改立门户

江寒的吹捧恰到好处,既吹捧了燕王,又拉近了关系。

燕王拉着他坐下,方向他介绍屋里的人。

除了洪原和左戚外,另外三人,一个是典军段长空,一个是户部的郎中,还有一位是京兆府的主簿。

燕王设宴,自然不仅邀请这些人,江寒方才坐下没多久,便又来了一些人,有学府的学子,也有六部的闲散官员,好在屋子足够大,坐得下。

“明月几时有?把酒问青天。不知天上宫阙,今夕是何年。我欲乘风归去,又恐琼楼玉宇,高处不胜寒。”

燕王忽然举杯吟诵道,待将这首《水调歌头》诵完之后,方才亲切的道:“本王早听闻江大才子的才华,今日得之一见,果然是英俊潇洒,是个英雄人物!”

江寒连忙道:“王爷过奖了。”

燕王笑道:“本王平生唯好酒,在场之人应当都知道《武松传》,此书说,武松在阳谷县看见一个酒家,门口挑出一面旗子,写着三碗不过冈,店主人介绍此酒唤作透瓶香,又名:出门倒!喝了三碗便不能过冈,结果武松却一连饮了十八碗。”

众人听见他谈起小说里的故事,心想原来王爷还是《武松传》的书迷啊,当下都是静静的听着。

燕王继续道:“本王当时看到这儿,便对这本《武松传》爱上了,不忍释卷,来来回回的看了十遍,心想书中武松当真是个有恩报恩,有仇报仇的好汉,但对于书里的透瓶香也起了好奇之心,心想世上难道还真的有这种酒?却没想到江小兄弟还真的酿出了这种酒。”

众人陪着笑,有客人笑道:“这《武松传》我也看过,可谓是一扫大虞魑魅魍魉的志怪风气,让人大呼痛快!江公子高才,竟能著出这等好书。”

段长空点头道:“此书的确极好,凡是武人,皆看得热血沸腾。”

“江公子酿出的酒当为大虞第一美酒。”

自然也有人暗自冷笑,神情不屑。

燕王道:“江小兄弟,这三碗不过冈我原以为世间是没有的,却不想真的有,这武松世间有没有?”

江寒搞不清楚他另有所指还是性情单纯,笑道:“这书只是在下虚构,或者世间真有这么一个人,只是未必却叫武松。王爷既爱此酒,江某回头,必让人送十坛过来。”

他忽然却想起了在自己的那个世界里,有人因为武十回的这段故事,抨击……网暴起了《水浒传》作者施耐庵。

怎生个网暴法?

说的是武大郎在历史上确有其人,姓武名植,和潘金莲是一对恩爱夫妻,因为得罪了人,被人编排坏话,施耐庵不经查实就写进去,结果害人不浅云云。

但根据记载,武植是永乐年间的进士,也就是1403-1424年,而施耐庵在1370年去世的,更别说《水浒传》在他生前很多年就已经写成。

施耐庵只怕也没想到,自己还能未卜先知,去黑一个未来的人,也没想到,自己死去这么多年,还能遭到网暴。

言归正传。

燕王大喜,高兴道:“你这酒,想买几坛却极难,本王非要喝个尽兴不可!对了江寒,你诗才横溢,今日何不作诗一首,以助酒兴?”

听到燕王这么说,客人们都是看着江寒,满脸期待之色。

江寒的文名实在太响了,可以说,他作的诗就没有差的。

从云梦城那首《摸鱼儿》开始,就没有一首诗词是不好的。

若目睹江寒作诗,说出去也能吹一阵子。

江寒暗道怎么也来蹭我的诗?

但如果不作,等于驳了王爷的面子。

这诗他不得不作。

江寒笑道:“请王爷出题!”

燕王笑道:“既然谈到酒,那便以酒为题吧!”

以酒为题?

那倒好作。

“容我思量一下!”江寒面露沉吟之色,实则在想该抄哪一首。

花间一壶酒,独酌无相亲。举杯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?

不行,这首不适合……

绿蚁新醅酒,红泥小火炉。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

也不行,这个场景不适合……

忽然,江寒想到了一首,道:“有了!”

众人纷纷注目,有些人直接拿起笔准备记下。

江寒朗声吟诵道:“众人对酌山花开。”

此句落下,不少人微微皱眉,略感失望。

这第一句实在有些普通直白了,意思就是大伙在喝酒,山花也开了。

江寒继续吟道:“一杯一杯复一杯。”

话音落下,众人面面相觑,大为失望。什么玩意?一杯一杯复一杯?这也叫诗?这……打油诗也没这么随便吧?难不成是被燕王影响,学了他的打油诗?

左戚也不禁错愕,多日没见,江寒的诗怎么做得如此随便了?

洪原也心想,江郎才尽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