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1章 大结局(1 / 2)

看到恢复正常的数字,客服满意的走了。

没多久,沈竹韵就在服务生的搀扶下往客房部而来。

服务生边走边问,“沈小姐,需要给你准备醒酒汤吗?”

沈竹韵摇摇手,“不……不用,我没……没喝多少。”

她是没喝多少,只是心情不好,特别容易醉而已。

尤其是池逸辰与叶安楠敬酒敬到她面前时,心情更差了。

她从小到大心仪的男人,紧张兮兮的搂着别的女人,情真意切的感谢她来参加婚礼,以及对他们的祝福。

想想就生气,他哪只眼睛看见她对他们祝福了?

一个是暗恋情人,一个是她的病人,她能恪守着医生的职业操守没拎刀来砍他们已经很客气了。

他肯定是故意的,警告加示威!

沈竹韵迟钝的想着,一把推开扶着她的服务生,“走开,我自己回去!”

服务生被她大力推开,好在,她的房间818已经近在眼前。

沈竹韵掏出房卡,刷卡进屋。

酒后的她心浮气躁,外加生气,浑身都透着火。

她站在门口,把身上的礼服剥了个精光,直接去了浴室,一通美容浴泡下来,已经进入了半睡眠状态。

她迷迷糊糊的爬起,身上的水都没擦,直接奔着大床而去,把光溜溜的自己给抛了进去。

景烈睡得正觉,被砸醒。

他蹙着眉头翻了个身,以为又是近来来养的二哈爬到了床上,本能的伸手搂了过去。

湿漉漉的馨香盈满鼻腔,光滑的手感比毛绒绒的触感好多了,酒精流窜进身体每个角落,带出一串串撩人的悸动。

沈竹韵躺在被子上,皮肤上的水份蒸发,带走不少热量,刚觉得有点冷了,一个暖炉就凑了过来。

她满心欢喜,抱着暖炉使劲的蹭了蹭,找了一个更舒服的位置,窝了进去。

身体温暖了,心情也好了不少,半睁着模糊不清的眼凑上红唇,狠狠的啵了一个。

酒精躁人,再加上景烈原本就感冒带着点发热,被她一蹭又一亲,那点点躁心的悸动立马变成心火,顺着血液直往身体某处涌了过去。

他难受的呻/吟一声,还未感受够温软的诱惑,她便缓缓退离远去。

景烈心一慌,半昏半醒间,本能的追寻上去。

所谓干柴遇烈火,大抵就是这种,在酒精的洗礼下,平时温文俊雅的男男女女们都凭本能行事,毫无理智……

婚礼举行的时间是中午,又遇儿童乐园开业,池逸辰在度假村准备了流水席,无论是来游玩的市民还是受邀而来亲朋,都可以前去用餐。

叶安楠连续出差半个月,为了赶回来参加女儿的游乐园开业典礼,加班加点,好不容易赶回来,又是一场动心动力的婚礼,敬完酒,寒暄,一圈忙下来,已经累得不行。

池逸辰心疼了,半搂半抱的把她扶住,“累了?我送你去酒店休息一下。”

他把酒店最好的总统套房预留了下来,不对外开放的,那里就是他们的另一个小家。

叶安楠也确实撑不住了,在监狱里亏损太凶,虽然调养了好些年,但比过去,仍是差了许多。

再加上中午没怎么吃东西,尽喝酒了,而现在已经是半下午,铁打的身子也要垮了。

她点头,“好。”

池逸辰交待了路尺几句,带着叶安楠往酒店而去,才踏入酒店,便听说有客房闹起来了。

池逸辰与叶安楠对视一眼,赶紧让客服带路,过去看看怎么回事。

还未靠近,便看到818号房外站了四个脸色很不好的中年男女。

叶安楠略略扫了一眼,有两人她是认识的,景烈的父母,另外一男一女叶安楠倒是没见过,不过从年纪看来,应该是景氏夫妇的熟人。

只是四人神色都阴沉而压抑。

叶安楠与池逸辰刚走近,818的房门便打开了,景烈脸色难看的站在门内,“进来吧。”

叶安楠惊了下,“景烈?”

景烈此时才发现,门外除了父母外还有叶安楠。

他难堪了一瞬,唇角微动,想说话,却又不知从何开口。

池逸辰淡漠冷静的眸光扫了一眼开启的房门内,看到一个低着头,看不清神色的女人坐在里面,几乎立时便明白过来。

他看了眼景烈,握了握叶安楠的手,低声道:“安楠,这是景总他们的家事,我们先回去吧。”

池逸辰能看到的,叶安楠自然也看到了。

她点头,对景烈说: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,直接说。”

景烈苦涩一笑,“谢谢。”

两人转身离去,背后传来景永铭和缓而郑重的声音,“沈老弟,你放心,今天这事,我们一定会给令媛一个交待。”

他声音顿了顿,再开口时,立时变得压抑而阴沉,“你回去准备一下,过两天,跟我去沈家提亲!”